身高1米4的汪显东:白手起家攒亿万身家分妻子800万仍被杀害

原标题:身高1米4的汪显东:白手起家攒亿万身家,分妻子800万,仍被杀害

法庭外,一个中等身高,头发凌乱的女人戴着手铐低着头向前走着,快到法庭时她抬头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惊恐的后退说:“怎么那么多人啊,我不进去,我不走……”

这个女人是当地富豪汪显东的结发妻子刘祖芬,此时,她因谋杀丈夫的罪名在法院进行审理判决。

或许是知道等待她的结果必定是严惩,她有些不敢接受地站在法院外想要躲避,但随后她便被法警带到了法庭等待宣判。

坐在观众席上的死者姐姐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她想不明白平日里那么好的弟媳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好好地一个家庭也因此变得七零八散。

死者汪显东生长在重庆的一个小山村,他家庭贫困,连饭都吃不饱,后来成为富豪全是依靠自己的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他出生于1969年,一岁时患上了小儿麻痹症,父母依靠卖白糕为生,家中还有三四个孩子,拿不出钱为他及时治疗,因此落下了终身的残疾。

同龄的小孩子在乡村的小路上追赶打闹时,他只能一瘸一拐地在后面跟着。这时的他还没有读书,虽然没什么小孩子愿意跟他玩,但是大家都是邻里,倒也没人欺负他。

等到读小学时,他怪异的身体惹来了许多同学的嘲笑,还有人故意模仿他走路,然后引起哄笑。

像是所有校园暴力一样,同学们对欺负他没有任何愧疚,甚至变本加厉地嘲笑、打骂他。

在明知他站不稳,走不快的情况下使劲推他或者拿小石子丢他都是家常便饭,看着汪显东生气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让那些同学总是乐此不疲。

对于这些,汪显东一直默默忍受着。而疾病带来的不止腿部的变形,他的身高也因此受到了影响,同龄人都在一年年的中拔高了个子,只有汪显东停留在了一米四。

到了初中后,同学的口中的利刃已化作拳头一拳一拳砸到他身上,汪显东反抗不得,只能拖着一身的伤痕走回家中。

看着父母因为要养家疲惫的身影,他始终说不出被欺负的委屈。只对父亲说自己想要卖白糕去赚钱。

父亲看见他嘴角的青肿向他询问,他随意扯开话题表明自己要赚钱的决心。就这样,年仅15岁的汪显东留在了家中,随着父母学做白糕。

此后每天早上汪显东都挑着装白糕的担子,走去离家两三公里的的县城去卖。他个子矮,腿脚不方便,背也有些驼,担子在他身上显得格外沉重。

为了能多卖,汪显东到了县城不是放下担子待在固定的地方,而是在大街小巷里来回穿梭。很多人看他不容易,出于同情经常会买他的糕。

有时候生意好的话,他一上午就能把糕卖完,回到家中无事可做,就想着学个手艺,多赚些钱。于是挑着担子卖白糕的少年学起了修鞋。

平时买汪显东白糕的人一般都是附近上班的人,工作时间一过,他的白糕就不是那么好卖了。这时候他就会放下担子,在地上铺块破布,摆上修鞋的工具就坐在地上等顾客。

等到中午时如果还有卖剩下的糕点,他就吃一块填填肚子,没有的话就什么也不吃。对他来说,饿肚子不是事儿,能多赚到钱才是最好的。

后来他发现当时的明信片十分好卖,在卖完白糕后,就会到学校门口或者街上去卖明信片。

街上的空间大、人流量有限还好说,学校门口一到放学就挤满了学生,他站在其中总是被挤得站也站不稳,好几次摔倒后都差点就被人群踩住。

不过,这些他都没放在心上,并逐渐攒到了一些钱。后来他在走街串巷中发现有很多年轻人喜欢打台球,发现这或许是个好生意,就和父母商量自己想要买台球桌开个台球室。

他的父母很少外出,只知道台球是当时很流行的一个娱乐消遣,不明白一种游戏能赚什么钱,于是劝汪显东安心卖白糕就是正经事。

汪显东知道父母都是传统的人,便好好跟他们解释了他的想法,还以之前做小生意赚到的钱为由,让父母相信他的选择。

得到父母的同意后,汪显东拿出自己所有的钱托人买了一张台球桌,就正式开始营业了。

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有错,喜好打台球的人很多,他也因经营有道生意非常好,慢慢的他的台球馆由一张球桌增加到了十多台,每天前来打球的人都络绎不绝。

仅仅两年,他的台球馆就成了附近最有名气的店。这时的汪显东也积累了一些财富,虽然还称不上富豪,但也是村里不可多得的有钱人了。

从前嫌弃他外表的人,都纷纷热情地给他介绍对象。可是汪显东一点都不在意,因为他已经遇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这么些年汪显东一直都专注于自己的事业,他只在很少会出现在他的脑中,随着他的台球馆生意红火,他见过不少浓情蜜意的情侣,也时常会感到羡慕,只是他没有想过自己也能拥有。

第一次见到刘祖芬时,汪显东就心动了。近些年来因为做生意让他练出了一副沉稳的外观,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卑早已根深蒂固地存在了他的骨血之中。

即使喜欢,他也没有表露丝毫,只是内心却希望能再次见到刘祖芬。没想到此后刘祖芬经常出现在他的台球馆里,两人也自然地熟悉起来。

在这期间,汪显东了解到对方与自己有着相似的经历,两人自小都是家庭贫困,而且成长背景也不大好,于是对她就多了几分怜惜。

两人相熟以后,刘祖芬会经常给汪显东带些零食小吃,还经常约他一起外出散步。

汪显东对她的感情也在这些小细节中逐渐加深,并且他也能感觉得到,刘祖芬对自己不一般,只是他始终不敢再向前迈出一步。

不久后,汪显东过生日,刘祖芬用自己的工资为他买了一双皮鞋。从小就没过过生日的汪显东内心深感触动,他封闭的内心直接被撕开了一个大的豁口。

后来有一次汪显东生病在家休息,刘祖芬知道后天天过来做饭照顾他。人都说病中的人情绪是最脆弱的,汪显东也在此放下防备,在病好后,就开口向刘祖芬告了白。

虽然知道刘祖芬不会拒绝,但告白的那一刻汪显东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他直直地盯着刘祖芬的脸,看见她笑着点头才彻底放下了心。

此后,他们正式谈起了恋爱,汪显东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唯一有的就是真心和一点钱财,他的心意已经表明,剩下的只能给一些物质方面的礼物。

刘祖芬也同样对他好,依旧会给他送东西,照顾他的日常生活。于是在交往了一段时间后两人就决定见家长,商量结婚的事情。

汪显东的父母没什么意见,在他们看来,儿子满意就可以。但是刘祖芬的父母和汪显东第一次见面时则表示很不满意。

原因无他,就是外观让他们无法接受,汪显东比自己的闺女低了二十多公分,站在一起不看脸的话,就像是家长领了一个孩子。

他们交往满一年后就在当地举办了隆重的婚礼,婚宴上宾客满座,祝福不断,不少人夸赞刘祖芬嫁得好。

婚后,汪显东为了让刘祖芬过得轻松,每月给她提供两万元的零花钱随意支配。刘祖芬也辞掉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太太。

在此期间,汪显东在外打拼生意,刘祖芬就在家打理家务,夫妻两人过得也算美满。

1994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很不幸的是,孩子被检测出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症,伴随孩子的将是一生的残疾,刘祖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将这一切都怪罪到了汪显东的身上。

面对汪显东,刘祖芬不再像从前那样善解人意,她开始口出恶言,对他极尽嘲讽。

汪显东心有愧疚,只是默默忍受,为了弥补,他便把重心放在商业上,尽力给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

后来,台球馆的生意日渐式微,汪显东在跟人聊天时听说卖衣服很赚钱,便支起了一个小摊子卖服装。

他每星期都要坐车去批发市场进货,为了能多赚点钱,他总是用最大的袋子装得鼓鼓囊囊,立起来几乎和他一般高。

不久后,他又发现游戏机也是个不错的商业,就把服装摊以1.6万元的价格转给了别人,把剩下的钱全部用来买游戏机。

这个方向果然没让汪显东失望,凭着游戏机行业,他大赚了一笔,然后开始放开手脚,大胆地投资。

他的眼光独到,每笔投资都能赚到丰厚的资金,在2002年他还涉足了房地产行业,并在两年后开了自己的公司,巅峰时期个人资产高达1.8亿元。

获得这样的成就,不能说跟运气毫无关系,但是更多的是他个人的努力和坚持。毕竟没有任何人能帮他,他只能一步一步自己走。

或许,艰难的创业之路也让他清楚地认识到社会的现实,他总会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去回馈社会,帮助残疾人,并因此受到当地政府的多次表彰。

事业红火之时,汪显东斥巨资买下了一座豪华的大别墅,把他与刘祖芬双方的父母都接来了居住。

刘祖芬不需要再做任何家务,因此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她手中握着汪显东每月给的几万块钱,日日最喜欢的就是逛街打麻将。

富太太般奢侈的生活让刘祖芬彻底迷失了自己,她对自己的变化毫无所觉,发展到后来甚至开始彻夜不归。

汪显东对她消遣娱乐的方式虽有一点不满,但也并未在意,只是据说有人传言刘祖芬在外找了情人,才痛心重视起来。

他私下找来私家侦探,跟踪刘祖芬调查她的日常行为,然而汪显东始终都没有找到刘祖芬出轨的证据。

两人的矛盾随着时间越积越深,爆发最严重的一次是在2004年,也是在当时让汪显东彻底对她失望。

当时汪显东公司资金出现问题,暂时无法周转,需要抵押别墅用来贷款,抵押别墅则需要刘祖芬签字。

汪显东拿着合同回家找刘祖芬签,她却坐在沙发上怎么都不肯签,还说自己的名字不能白签,必须让汪显东拿出三十万给她才行。

汪显东内心焦急,身边的朋友也都在一旁看着,听到这话他的内心涌出来一阵怒火,大声呵斥了刘祖芬几句,说她满脑子只有钱。

刘祖芬不甘示弱,抬手就给了汪显东一个巴掌,把他的眼镜都打掉,碎在了地上。汪显东为了尽快周转公司,最终还是给了刘祖芬20万元,让她签了字。

之前出轨的事已经让汪显东感到屈辱与难堪,再加之这次刘祖芬不顾场合的态度让他彻底心灰意冷。

他找来律师拟好合同,表示愿意给刘祖芬分800万元和一套别墅。哪知一向高高在上的刘祖芬又死活不同意离婚,她哭着拉着汪显东的袖子示弱,承认错误。

汪显东也因此心软了,只是为了能让刘祖芬长个记性,他让刘祖芬写下不再出轨的保证书以及对自己错误的认识。还在律师的见证下写:“若我死于非命,遗产只给刘祖芬分100万”的遗嘱。

2007年3月刘祖芬脑子里一直有个念头挥之不去,她来到医院谎称失眠买了一些安眠药。

3月20号汪显东约同事在家打牌喝酒,结束后已经到了半夜,大约在23点左右时,汪显东一天几乎都为进食的胃一阵阵抽痛,便表示自己要吃宵夜。

刘祖芬盘绕在脑中的念头再次浮现,她把自己买来的药捣碎放在了汪显东要吃的稀饭里,然后又端给他吃。

看着汪显东吃完饭睡下,刘祖芬的大脑紧张又清醒。到了凌晨1点左右的时候,她看到汪显东睡得很熟,便用事先准备好的胶带绑住他的手脚,又用枕头捂住他的面部。

汪显东却在这时恍恍惚惚醒来,看到刘祖芬绑他,还说:“别闹了,我口渴,帮我倒杯水来……”

刘祖芬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又把药兑进水里端给汪显东喝下,等到凌晨3点左右的时候,她再次把汪显东捆住,然后把被子盖在他的脸上使劲捂住,把他活活的闷死。

等确定汪显东死亡后,她拿出剪刀剪开汪显东身上的衣服,并拿出另一套睡衣给他换下。然后,她又把剩下的药和剪碎的衣服装进袋子里扔到了高速路旁边,接着就去自己常去的那家理发店洗头发。

直到上午司机叫汪显东起床时,才发现人已经死亡。报警后,警察也很快锁定人是被谋杀的,不久,刘祖芬就被警方逮捕。

没有人敢相信是刘祖芬杀的人,在汪显东姐姐的印象里,她一直是个很好的人,虽然知道他们夫妻也曾闹过矛盾,但实在想不到刘祖芬竟然把人害死了。

在庭审时,她控制不住地想要冲到刘祖芬狠狠地打她一顿,质问她为什么那么狠心。

在庭审结束后,刘祖芬来到汪显东姐姐的面前,泪流满面地跪下说:“姐姐,对不起啊!”可是她再如何后悔,也不能挽回汪显东的生命。

在2008年2月26日,法院判处刘祖芬死刑,但因其子女写出了请求宽大处理的申请书,最终缓刑两年执行。

在汪显东死时,他们的一双儿女一个8岁,一个12岁,孩子正是需要陪伴的时候,可是刘祖芬却因自己的私下置所有人于不顾。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3]《现代快报》,《杀死身家上亿丈夫恶毒妻昨被判死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