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和内容监督委互踢皮球谁来接特朗普这个烫手山芋?

监督委员会联席主席迈克尔·麦康奈尔(Michael McConnell)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唯一的工作就是让脸书这个非常强大的组织承担起责任。”

尽管可能不是监督委员会的本意,也不应该是委员会的责任,但这个裁决看上去颇有点像脸书和委员会在互踢皮球。

脸书本来是希望监督委员会给出个清晰答案。这样脸书就免责了,照做就是。没想到一个烫手山芋又被扔了回来。不知道一心想逃避责任的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国人俗称小扎)面对这个裁决是怎样的心情。

不希望直接面对做这个决定的难题,是因为这个决定所承载的太多太重,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特朗普在脸书和推特分别有8千多万和3千多万粉。这让他在自媒体能够一呼百应。无论是传递信息,在线筹款还是收集数据,自媒体都是特朗普最主要的工具。说没有自媒体特朗普2016年恐怕难以当选总统不算过分,特朗普2020年的竞选经理,2016年的数字总监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在2017年接受CBS著名的《 60分钟》节目采访时就是这样总结的:“脸书就是(我们的)方法”。特朗普也许是最善于利用自媒体的人了。

特朗普目前告知他几位顾问的计划是他将在2024年出来竞选。但他的一些助理认为,没有自媒体账号的特朗普等于是被废了武功的人,这个障碍很难克服。

能够影响到一个总统竞选的成败,可见一个脸书账号的威力。但这同时也呈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让脸书来做这样重大的决定,合适吗?

首先,话语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否则也不会受到宪法保护。把话语权完全交给几个私人企业来控制,怎么说都不合理。这一类责任一般只能由政府承担,因为民选政府在有些方面法律上自带被授权功能。政府也有透明的义务,受公民监督。而私企不需要透明。

另外,私企主要受利益驱动,而他们的利益不一定与大多数人的利益一致,更不能保证企业会主动以大众的利益为重。

2016年大选,特朗普利用自媒体造谣、传谣,他的追随者又在推特和脸书等自媒体上继续转发,传播面极广,危害极大。

其实早在2016年大选前就有人为此向脸书和推特抗议,希望他们对谣言、谎言有所作为。但是,特朗普的号召力为这些自媒体平台带来了大量客户,自然也带来了极大利润。

所以,脸书和推特等平台都在国会听证会上始终拒绝承担“警察”的责任和义务。他们基本上就是不承认这样的自媒体有与传统媒体同样的功能和作用,而1996年通过的专门针对互联网制定的《通讯规范法案》第230条(Section 230 of the 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也为他们提供了保护。

但是,今年1月的国会大厦暴乱震惊了世界,也惊醒了自媒体。特朗普导演这样一场暴乱,连对他百般容忍的自媒体也认为越过了底线。他的脸书和推特账号被封禁。

但是,一直拒绝承担责任的自媒体忽然间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哥不得不出手”的境地,不正说明了,他们这个决定做得太晚了吗?

试问,如果不是拜登赢了大选,如果不是拿下了参议院多数,就是在出现特朗普煽动暴乱后,那些自媒体也一定会禁封特朗普的账号吗?

有人可能会说,如果特朗普赢了,就不会有暴乱了。是,但是会出现暴乱难道不是证明了早就该禁封吗?这不是就证明了把这样重大的责任交给私企不靠谱吗?就像上面说的,这一类责任只能由政府承担。

其实看看脸书为什么现在会捧上个烫手山芋就更容易明白为什么私企不配承担这样的责任。

与推特永久性禁封了特朗普的账号不同,脸书留了条后路,只是无限期禁封。而正是这条后路给脸书带来了麻烦,不得不再一次做决定。但是,就像脸书在国会听证会上的态度一样,脸书真的是不想担这个责任。于是小扎想出来一个高招:组建一个内容监督委员会,他称其为“脸书最高法院”,让这个法院来裁决究竟应该如何做。脸书的“内监督委员会”推特账号宣布第一批委员会成员名单(推特截屏)

虽然脸书一直强调内容监督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还特意建立了一个基金来支付委员会的费用,避免脸书直接给委员会成员发工资的情况。但是,委员会所有成员都是脸书挑选的,基金的钱也来自脸书,“法院”所遵循的“法律”也是脸书自己制定的。所以,这个独立性实在是不能让人信服。

事实上脸书已经有过没有完全按照监督委员会的建议做的时候。难怪《》在报道中用了Potemkin quality这个词,意思是这个委员会怎么看都给人一个形象工程的感觉,并非货真价实的独立委员会。

小扎顶着国会和社会防垄断的巨大压力,死不肯把脸书分散成几个小公司。至于对自媒体内容的管理,尽管小扎反复声明不应该由脸书来承担责任,却又拒绝走拱手让出内容管理权的路,不就是为了控制权吗?这种做法,丢弃的是民众的利益,因为脸书说自己不负有责任,却又不让任何真正独立的人或机构来对民众负责。

权力和责任从来是相伴相生的。小扎要控制权,却又不愿意承担权力所附带的责任。用一个英文说法是,他要have the cake and eat it too,就是既要吃蛋糕,却还依然要拥有蛋糕,相当于我们中国人说的想鱼与熊掌两者兼得。说到底,这就是资本主义的贪得无厌。

资本主义的本性就是贪婪。这不是错。其实贪婪就是驱动力,是资本主义的竞争力。

但如果不用法律手段来限制和管理这种无止境的贪婪,那就是政府的错。更要紧的是,对此不做适当管理会给社会带来危险。

2016年的大选让美国人见识了自媒体谣言的泛滥。其实在自媒体之前,福克斯新闻(Fox News)这样的美国极右翼媒体已经在承担这样的角色了。

奥巴马当选总统后,曾有美国白人认真地告诉我奥巴马不是出生于美国,没资格做总统。见我不信,有一个人建议我连续两周什么别的媒体都不看,只看福克斯新闻,说这样我就一定会信了。

我当时心里说了句“我看两年也不会信”,但嘴上我这样回答那个人:“别的东西我就不反驳你了。但要说奥巴马不是美国公民,却当选为总统,你也太贬低共和党了。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居然也会输?”那人无言以对。但是,她的信念并没有改变。这让我感觉特别荒唐,甚至可怕。

那时,我只听说福克斯新闻是右翼的,却从来没见识过庐山线年拜登胜选后福克斯新闻不承认选举结果的一系列造谣惑众操作让我大开眼界。我明白了,该台会熏陶出相信奥巴马不是出生于美国的观众,一点也不足为奇。而这更说明了媒体需要管理。宣传不同的观点没问题,但不能不受任何约束地随便造谣。

1949年推出的《联邦通讯委员会的公平原则》(FCC fairness doctrine,简称FCC)是一个用于管理有广播许可证的新闻媒体的法案。该法案要求媒体的新闻报道必须诚实,公正和平衡,不仅要符合事实,对有争议的问题还必须让不同的观点都有发声的机会。该法案对维持媒体的健康环境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是,1987年里根政府取消了这个法案。其直接结果就是,在90年代,美国出现了一大批右翼和极右翼广播电台节目,其代表人物就是Rush Limbaugh。因为没有了FCC这样必须做平衡宣传的法律限制,Limbaugh不仅是口无遮拦,对政治对立面直接人身攻击,而且造谣无底线。可以说美国极右翼无底线的政治宣传就是从Limbaugh开始的。福克斯新闻的Sean Hannity等节目无非是步Limbaugh的后尘。

稍稍接触过媒体制作的人都知道,编造谣言、胡说八道是最能够吸引读者或听众的方法,当然也是最容易的赚钱手段。从Limbaugh的节目内容可以看出,他走的就是这一条路。根据,Limbaugh在1990年代成为美国最主要的保守派声音之一,也是在美国广播历史上收入最高的节目主持人之一。福布斯在2018年将他的收入定为8,450万美元。

如果FCC不被废除,Limbaugh就必须同时提供对立面参与辩论的声音,他的谣言的宣传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更大的可能是,这样造谣性质的电台节目就不会出现了。大批右翼广播电台都是出现于FCC被废除之后不是一个巧合。

根据2007年的一个报告,无论用何种方式去分析数据,都是保守派占据了广播电台的大头。除了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外,基本上就是广播电台节目总播出量的91%是保守派,仅9%是进步派。而2006年的数据是,美国人平均每人每周收听19个小时的广播。如果听的是不遵循诚实,公正和平衡原则的媒体,后果令人堪忧。

每当有人说,真不知道如果特朗普连任的话,美国的民主体制是不是还能保住时,我总会想起2019年秋在德国参观达豪(Dachau)集中营时一个讲解员的话。达豪集中营的大门。门上是臭名昭著的标语“工作让您自由”(摄影:溪边愚人)达豪集中营里面的宿舍(摄影:溪边愚人)达豪集中营里面的尸体焚烧炉。据说,这些焚烧炉刚建成二战就结束了,所以没派上用场。而达豪集中营本来主要是一个利用囚犯劳动的营地,不是用来杀人的(摄影:溪边愚人)

那个讲解员是位学者,在集中营做讲解员只是他的义工行为。他尤其致力于研究德国在希特勒时期为什么会从一个民主国家变成法西斯。想来他应该是比较有建树吧,因为在我们去之前不久,他招待了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彭斯。

那天,那个讲解员总结说,德国会发生制度变化的原因有三:(1)德国一战战败后承受的赔偿过分沉重,到了不合理的地步,这笔债让德国不可能喘过气来。(2)当时德国又经历了经济危机。(3)德国那时候的民主制度还太年轻,太脆弱。

他说的前面两点,特别是第一点,学术界并没有达成共识。但这不是我们今天的话题。我要说的是第三点让我思考了很多。那个讲解员当时还特别谈到,美国的特朗普就是希特勒这样的人物,但是美国的民主制度已经比较成熟了,这是今天美国与当年德国一个非常大的区别。

当小扎试图以一个所谓“独立”的监督委员会来负责自媒体内容管理时,我看见了危险。

美国现在的情况就是,虽然60%的人认为拜登公平地赢得了总统大选,但60%的共和党人却认为拜登是因为广泛的选民舞弊才赢的,尽管这是毫无根据的说法。

其实,福克斯新闻等在2020年大选中大量造谣的媒体后来都曾对谣言逐条进行了纠正和澄清,因为被诽谤的投票技术公司Smartmatic和Dominion对这些媒体提出了法律警告和起诉威胁(后来也的确起诉了)。

只是,这些媒体本性未改,依然还在继续做其它造谣或扭曲事实的事情。更要紧的是,他们的观众依然只是记得有选举舞弊,却没有接受后来被纠正的信息。

国会是时候重新全面考虑对媒体和自媒体的管理问题了。美国急需新版的《联邦通讯委员会的公平原则》来营造一个健康的媒体环境。在健康的环境里,哪怕你只从单一电台获得信息,那也会是一个相比于现在的福克斯新闻来说,比较诚实、公正和平衡的信息源。

原标题:《脸书和内容监督委互踢皮球,谁来接特朗普这个烫手山芋?细说美国》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