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系拿“麦当劳”当皮球踢

麦当劳的金拱门,有两道门,一个是进,一个是出。一进一出皆在自家门内转圜。

麦当劳的金拱门,有两道门,一个是进,一个是出。一进一出皆在自家门内转圜。

截至公告日,中信股份间接持有FFHL 61.54%的股权,而FFHL直接持有Grand Foods Holdings Limited(即麦当劳中国大陆和香港业务之公司,简称GFHL)52%的股权。如此算来,中信股份将麦当劳中国22%的股权出售给了中信资本。

交易完成后,中信股份持有FFHL的股权将减少至19.23%。而目前,中信股份、中信资本分别间接持有麦当劳中国32%、20%的股权。此次交易之后,中信资本的持股比例将扩至42%,中信股份的持股比例缩至10%。

早在1月底,被问及麦当劳中国股权事宜时,中信资本董事长兼CEO张懿宸曾对媒体表示,股权转让正在进行中,参与竞标的也只有中信资本。

1月8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Fast Food Holdings Limited(麦当劳中国)拟转让42.31%股权”的公告,转让底价21.72亿元,交易连同债务约15.26亿元,须支付股权总额共计36.98亿元。

在股权转让消息出来后,中信资本就对内地媒体表示,会积极参与此次股份竞拍。对比当初的挂牌底价,与最终的成交价,中信资本以不足1亿元的溢价竞得此次股权。

经过一系列股权转让之后,麦当劳中国仍在中信系控制之下,但中信股份却获得5.33亿美元的进账,同时还将2.17亿美元的未偿还股东贷款也分割出去。而中信资本以0.26亿元的低溢价获得了麦当劳中国22%的股权。

而这笔交易,中信股份得到的远不止于此。中信股份表示,本次出售为其实现了投资价值。

事实也的确如此。按照中信股份2017年年报中所公布的,当年以3.09亿美元的交易成本取得FFHL 61.54%股权,那出售的42.31%股权约为2.12亿美元。

2019年该股权转让,成交总价为5.33亿美元,中信股份赚得3.21亿美元,三年内这笔投资增值151.4%。

公告中还提到,此次股权出售完成后,因中信股份持有的FFHL股权将减少至19.23%,FFHL及GFHL将不再合并于本集团之财务报表。不并入集团财务报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资产价值的有限性,甚至可以理解为对业绩提升的贡献较低。

中信系内部间的交易,为何不直接将股份划转给中信资本。张懿宸曾解释,这是国资委的要求,股权转让需要在公开市场进行,不能直接划转。

入主麦当劳中国不到三年,中信股份就开始出售部分股权。麦当劳中国的多次股权转让,让关注点落到了麦当劳中国这个资产究竟价值几何。

三年前,麦当劳总部抛售中国市场20年经营权,2017年1月9日,中信股份、中信资本以及凯雷集团以最高20.8亿美元的总对价,通过Grand Foods Investment(简称GFI)收购麦当劳中国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已发行股本,从而获得了麦当劳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20年的特许经营权。

交易完成后,中信与中信资本透过FFHL持有GFI公司52%股权,凯雷、麦当劳附属公司则分別持有28%及20%股权。由此,麦当劳中国成为了中信股份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麦当劳中国并没有表现出超预期的资产价值,利润回报远不及投入成本,或许这也正是中信股份出售部分股权的主要原因。

在过去的3年里,中信股份一直在努力将麦当劳中国本土化。较为明显的是曾一度引起热议的麦当劳改名为“金拱门”。除此之外,布局外卖业务,改良菜单以贴合中国消费者需求,还有从一、二线日,麦当劳中国大陆门店达3383家,香港和澳门门店总数达281家。在中信股份入主之后的近三年时间,麦当劳在中国大陆和香港新开餐厅超过1000家,2019新开餐厅超过430家,其中在三、四线城市的新开餐厅数占比近50%。

不过,店面数量增加的同时,业绩却表现不理想。数据显示,FFHL2018年的营收、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247.8亿港元、164.4亿港元和11.5亿港元;截至2019年11月30日,其营收、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243.9亿港元、161.9亿港元和8.6亿港元,净利润同比下滑约25%。

收入、净利润均出现下滑。此前,对于净利润下滑,中信股份曾2019年半年报中解释,与积极推进门店扩张,执行新租赁准则有关。

门店扩张是麦当劳中国创收的核心,但也是掣肘盈利的重要原因。业内人士分析称,近年来麦当劳大力推广智慧餐厅,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用于置办智能设备以及餐厅装修等,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支出,影响了净利润。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